?
当前位置:betway体育平台 >365betway.com > 市区动态
我局职工鲁桂明荣获“工作美?宜城女工”征文二等奖
发布时间:2014-09-19 | 来源: | 点击:1420次

 

市总工会于今年四、五月间展开了“工作美·宜城女工”征文行动,我局号召女职工积极投稿。鲁桂明同志参与了此次行动,围绕征文主题,她用心撰写稿件并多次实行了修改,直到自己较为满意为止。日前,市总工会公布了征文竞赛获奖名单,鲁桂明同志荣获二等奖,市总工会对此颁发了奖赏证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局工会  余琴)

 

注:现将鲁桂明同志征文《与文字结缘》及另一篇《搭一趟初秋的班车》附后,以飨全体职工。

 

~“工作美·宜城女工”征文~


     与文字结缘

 

在这个世界上,书籍是我心灵的知音,我和文字结缘,因为爱好,更因为幻想。

小时候就喜欢读书,常常读到本末倒置的地步,甚至上数学课也在偷看文学书。书读多了,写作文就像做道凉拌菜,不费火力就好了,当然也没少得老师的表扬,得意中竟认为自己先天就有文学的慧根。老师说,以后你就走文学这条路吧。于是,暗暗地,我把幻想的种子埋在了心中。

种子埋进心里,期待能发芽,结果却腐烂了,从此不再有梦。初中结业上护校,接着分配工作,不久病痛魔鬼般缠上我。无数个阴雨夜,我在痛苦不安中,悄然度过。

有个好身体就有打拼的资本,我的资本亏空了,谈什么抱负和前途,从此和疾病纠缠在一起,我和慢病斗,和内心的软弱斗,就像个矛盾的综合体,一面是强的,一面是弱的,自我拉锯战中渐渐身心俱憔悴。

尽管我也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,最终却经不起长年累月的熬煎,生活这把刷子终是将我刷得只剩下一副敏感而脆弱的躯壳。渐渐地,我变得像祥林嫂一样喋喋不休。无奈中,就似一辆破损的独轮车,只好自己为自己上油,在漫长的岁月里,嘎吱嘎吱地滚动向前。待到拨云见日时,却是轴承突出,轮胎硬化,零件脱落,已然不堪。

回头望,道路曲曲弯弯,一路脚步蹒跚;向前望,我站在路中间,已到人生中年。儿子上了大学,完成了母亲的使命,我长吁一口气,为自己感到一丝欣慰,心情轻松了不少,却又像被抽空了一样落寞起来。

于是,我捡起旧日的梦继续做,拿起书开始了读和写,并斗胆开通博客,把自己想说的话写出来,在网页上尽情抒发情感,书写自己的人生感悟和生活体会。给心灵一个出口,心就轻松,我尝试着用写作打开了这扇门,释放内心压力,呼吸新鲜空气。经过这扇门,我踏上一条绿色的小径,走昔时那里阡陌交错,桃花盛开,流水潺潺,我且歌且舞,任身心自由地放纵。

边读边写,我用眼睛去发现美满,我用心灵去感悟生活,我用思维去思考人生,把我所看到的所想到的都用笔记下来,一点一滴汇集,再用文字去讴歌生活中的真善美,学会爱并传播爱。在读和写中增强观察,学会思考,并以一颗怜悯之心去同情理解他人。写作让心变得灵动,花的娇艳草的青葱让我欣喜,一枚落叶让我感叹,大自然的一切都可以成为笔下的素材,春夏秋冬仿佛一首歌,被我吟诵在四季里,生活就这样丰富多彩起来。

随着笔下的文字流畅起来,我开始试着投稿,有稿见报内心便止不住欣喜,虚荣心时不时被撞一下。当一篇又一篇稿子见报后,沉着下来的心却感到了惶恐,站得高固然好,如果有一天摔下来会跌得很痛,我对文字敬畏起来。为了让灵感火花不竭,我买来一本又一本书,慢慢去读,用常识喂养干瘪的灵魂,再用学到的常识为大脑补充能量,让读和写形成优良的循环。一滴水只有融进了另一滴水中,才不会干涸,我的文字,只有汇入广阔的书丛中,价值才渐渐显现,于是我把写作的希翼值降到最低点,写不是要成为什么作家,写是积累常识的一种方式,写可以强化巩固学到的常识。

读孙梨梁实秋余秋雨文集,读林清玄汪曾祺梭罗散文,读沈从文张爱玲贾平凹的小说,读于丹三毛村上春树的书……读书开扩视野,使我的眼睛不再局限在一点一面上,而是放眼望,望出一个广阔的天地。书中的世界五彩斑斓,人性的本真美满,社会的复杂多变,情爱的缠绵决绝,人生境界的高与低,无一不是一幅恢宏的画面裸露眼前,让人在色彩和笔墨走势中,见出画家不一般的匠心和艺术灵魂,欣赏的过程就是研习提高的过程。读着读着,才知自己多么无知,常识的海洋广阔无边,没有真正的海角,而我不过是一条饥渴的鱼,扑进了大海,只有饱吸生命的汁液,才能强壮自己,才不被扑面的风浪所卷走。

闲暇时间,一杯清茶一本书,足够消磨半天的光阴,路途中、床头边,工作之余都可以读书,心沉在文字中,对接的是古圣贤的思维,是文人看世界的眼光,是常识引导的向上理念。那里有杜甫的忧国忧民,有陶渊明的隐逸高致,有《诗经》的典雅和婉转,有《瓦尔登湖》的安详和澄澈,有《红楼梦》的荣耀和颓败,有《常识苦旅》的沉思和凝重,有《活着》给予人生存的力量和启示,有《冬牧场》无边辽阔的空旷和荒凉的冷寂,“大家必须像深刻一个人的内心一样深刻一本书,然后它的旷世的美才能像晓雾中的风景,愈来愈明晰,愈来愈切……”张宗子如是说。

“给点阳光就灿烂”,而书籍给了我满屋子阳光,我没有不灿烂的理由,我的心情如四月天的睛空开始明媚起来。常识陶冶情操丰润认识,心灵的充实让我找回了自信,我笑了,笑得真实开心,不再堆起虚假的笑容去骗别人。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我虽没发现黄金屋也没有颜如玉,却在书中找到心灵的滋养液,常识就如甘露渗进我粗糙的灵魂,我的心田得以滋润,纠结开了,心便快乐起来。“他读书,是为了自己高兴,而不是为了向别人传授常识,也不是纠正别人的看法……”伍尔夫的话也道出了我的心声。

感觉快乐就像宝塔的尖,是由基础一点一点叠起的,而基础就是快乐的心态,心情在读书研习中愉悦,快乐便向我走来。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你是你自己的敌人,战胜自己的也只有你自己,快乐和不快乐仅是一步之遥,就看你愿不愿意去迈那一步。读书让我有了目标有了追求,没时间顾影自怜,邪气便无处藏身,鬼喜欢藏在黑暗的角落里,不给它阴影鬼便不存,心中的暗鬼也一样,读书可以让心安定。

常识是心灵的眼睛,教人用智慧识别世界明晓是非分辨美丑,心灵不可以无眼,只有读书能驱走心中的盲点。我像往常一样工作,用乐观的态度对待生活。虽然身体的病痛需要长期治疗,但疾病再也不会成为我的思维包袱,因为我的人生有了向上的动力,我用常识武装头脑,来强健自己的认识。读书让我找到了人生的价值,领悟到生活的真谛,体会到拥有一个优良的心态,就是个打不垮的人,就是个内心强大的人,我就是我自己的上帝。

不再是浮躁的年龄,许多东西在眼里淡了色彩,那些摆在面上的虚荣于我不过是浅浅一笑,心经过岁月的起落和沉淀已如一杯茶水,在透明中日渐安详下来,唯有读书与我分不开,与书为伍,我心快乐。

 

外一篇:

 

搭一趟初秋的班车

   (此文于近日获得2018年安徽省报纸副刊好作品评选三等奖)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四十度的高温天气,且是正午时间,出门就像遇到火,热气直往身上扑,伞无法将太阳的光挡开,阳光从各个角度往伞下钻,皮肤像有根根银针扎着痛,热也这样熬煎人。伴侣的孩子考取名牌大学,中午设答谢宴,小范围宴请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和亲友,这样的喜酒乐意喝,不仅去贺喜还能在聚餐中增进友谊,顺便带回点喜气,再热也要前往,中国是礼仪之帮,人情往来是必不可少的。  

匆匆跨上公交车,眼前空荡荡的,只有两仨个乘客坐在位子上,正午的高温时间,坐车的确很空闲,没人和你挤,也不用担心钱包被偷,站着坐着都随便,脑神经可以完全松驰下来。找个靠近窗户的座位坐下来,虽然两边窗户都开着,汗还是从毛孔里拼命地往外渗,热得只好站起来,有座位却不能舒服地坐着,都是高温闹的。车开动时,有阵阵风往车厢里吹,感觉稍微好受点,车停靠站点时又一丝风都没有了,还是一个字:热.(但愿车子很快到站,别一站站停靠了,汗止不住地又流下来。)

司机是个年轻人,一台老旧的电风扇悬在他头的上方,正在费力地转动,感觉没有多少风吹下来,车子遇到红灯,停车的间歇他的双脚在轻微抖动,显然是热得难受,但他握着方向盘,眼神始终朝向前方,虽然只有几位乘客,仍然用心地开着车子,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,实在不容易,我觉得自己该安静下来。

窗外一片赤白,太阳光耀眼得逼人,没有丝毫的柔和之气,是灼人的架势。树木明显有种疲态,但硬撑着不想倒下去,叶子耷拉着头。有天坐面的车,听司机说地表温度已接近八十度,惊讶得睁大了眼睛,网上还有人将肉放在滚烫的水泥地上,说肉很快变得半成熟。这样的高温天气再持续下去,土被晒干水份,花草树木包括其它植物的生存,还有庄稼的收成怕是都要受影响了。

立秋已有好几天了,却是秋里不见秋,一丝秋味也没有。秋天,就该是柔软的,立秋后的早晚,总有丝丝凉风,如果行走在湖边,那风吹在身上,带着秋的薄凉,从头到脚都是舒爽的,心的燥气也会不觉间消解几分。今年的秋天与往年大不相同,“秋老虎”发足了淫威,样子凶悍得像要吃人,除了让人不停地擦额头渗出的汗珠,空调就被当成救命的宝贝。

记得前年立秋前夜,先是暴风暴雨,气温很快降了好多度,清晨五点醒来窗外蛙鸣一片,蛙声此起彼伏,一声接一声,如果用千军万马在奔腾来形容,真的不为过,侧耳倾听好久,激悦惊喜啊,儿时的蛙鸣总在田间地头,当蛙鸣在城市楼房周边的湖水边响起时,觉得那声音带着久违的乡音动听极了,尤其在立秋前夜响起来。记得那夜雨后,凉风习习,秋味便浓了,于是每到立秋夜就盼望如潮的蛙声,还有那翩然而至的秋凉,今年呢,立秋夜既没有下雨,更听不到蛙声,而是热气汹天,人像掉进了大火炉,周身烫得慌。

湖水赤裸裸地晒在阳光下,泛起鱼鳞样光泽,可见湖面上热气缭绕,热气在水面是站不住脚的,遇到水就会瘫倒,水无限量地容纳热量,热气入水便霸气顿消,猜水温肯定升了不少。车穿过湖心路,看到湖水,心总算生出了一丝凉意。

再盯着窗外,眼前一亮,那是公园的荷塘,荷花完全没把酷热放在眼里,叶子还是那么绿那么翠,宽大的荷叶密密地挤在一起,相互交叠,形成一个不容破坏的绿色世界,就像富丽的丝绸铺展开,柔软滑过手指,掀起绿色的裙边,丝的凉风的凉落在肌肤上,再用脚划几个弧线,任绿绸在腰下舞动,身心都轻盈起来。荷花东一朵西一朵钻出绿叶,泛起一脸的桃红,美而不娇,艳而不媚,难道就因为她是莲么,“绿草苍苍,白雾茫茫,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.”,不禁想起这几句歌词来。   

荷花在笔下已出现好多次,再找词语形容她时,却是搜肠刮肚还是词穷。脚下污泥重重,头顶烈日当空,荷花永远是从容的,葆着那份漂亮,高贵而典雅,从污泥中来,向圣洁处去,与命运作着最顽强的抗挣,终于超凡脱俗,成美的化身。高温破坏美人的淡妆,还将粉嫩的皮肤晒成一脸的酡红,却改变不了荷的容颜,荷撑一把绿伞,亭亭玉立在水中,心空无一物,上下相通,无欲无求地成就了大美,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,真是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。整天呆在空调室内,塘里荷花却开得正好,有愧于七月天降临人间的荷了。

秋阳下有盛开的荷花,觉得心情都渗进了几丝凉意,酷热并不可怕,无论怎样热,天地间总有生命在坚持,坚持一份固执,坚持一种品质,坚持一份漂亮。烈日下,瓜农依然推着车子在吆喝,交警依然站在路边维持秩序,道路铁路也在热火朝天地铺展,还有许许多多高温功课下的人们在恪守岗位,炎夏酷暑都走过来了,还怕带引号的“秋老虎”么,这样一想,再热也不觉得热了。

车过两站路,真的没有人上,也没有人下,司机干脆免了停靠,将车子直接开向前。半途有两位乘客下了车,这班车显得更空了。车子过了七八站路,才上来一位乘客,四目相对,原来是我的同事,正巧他也是去喝伴侣的喜酒。此时车上乘客只剩下大家俩,还有两站路就到终点站,快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(2018年8月23号发于《安庆日报》月光城)


 


 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