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当前位置:betway体育平台 >365betway.com > 市区动态
同事援藏归来
发布时间:2014-01-06 | 来源: | 点击:1251次

同事余文援藏归来,发现他有些变化,是性格,还是认识面貌,或许都有吧。看起来他比先前显得惟悴,那是经历高原气候和生活磨炼的缘故,身体恢复要有一段时间。到了那里,身体心理都经受着非同寻常的考验,尤其在海拔高处功课,高原缺氧反应更不好受。

文和其他援藏同志一起住在平房里,屋顶天冷时结冰,被正午的阳光一照射,就化成水滴下来,滴在床铺或日常用品上,可见在那样环境中长期居住,生活是很艰苦的。但文说‘老西藏”认识提振人心,大家缺氧不缺认识。自然环境锤炼人的意志,文从西藏回来后,在眼界和见识方面,比从前有了更高的提高。

文坐在我面前,绘声绘色地描述西藏的见闻,聪明的他显得更健谈了。他说到那地方去一趟,心里许多东西都看开了,并调侃我:鲁姐,听我这样描述西藏,你来灵感了吧。我不禁萗尔:姐现在随着年龄增长少了激情,心中能引起感动的东西越来越少了。但被他的热情感染着,总觉得该为他这次远行说上几句,才对得起这位风尘仆仆从远方归来的同事。且顺着文的讲述,拿起我的笔。其实从文十余篇有灵性的网文中,我似乎触摸到了西藏的灵魂。

西藏,人间天堂,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,那里有神山,圣湖,天葬,寺庙,宗教的庄严和自然的神圣合二为一,使藏常识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。尽管交通非常发达,想去那儿却不能随意,因为它处在海拔几千米的高处,高原反应会让人的心肺负荷加重,去那里身体一定要能适应。听说有位援藏的女医生出现高原反应,生死处在一线间,连夜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吸了一夜的氧气才脱离危险,后来只好被迫撤回地方上。还有游客在接近西藏的途中就呼吸困难,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,因缺氧全身无力,是寸步难行,结果待在车里出不来,是生不如死的遭遇。我怕我到了那地方,能吸气却不能呼气,今生只能在遥不可及中神往西藏了。

那一块地方,很远很远,远得与大陆拉开了距离。未沾染色彩的布是白布,西藏就是一块白色的布,在辽阔的大地上,纯净明丽透明着,隔着座座雪山,隔着重重湖水,大陆的风气吹不昔时。

西藏人的笑发自内心,写满了纯真,那是世上最温暖最动人的笑容,就像她们献上的哈达,洁白无暇,笑得丝毫不掺假。他们心里有话不藏着掖着,打开窗子说亮话,说出来的话就是心里想的话。与他们打交通,不用暗箭伤人地费神,脑子里的弦是松的,相互交往中心情轻松愉快。第一次见面,他们可以随性地搂着你的肩,把你当成兄弟姐妹对待,流露的是纯朴原始的情感,不带有目的和功利性,就像两小无猜的伙伴,好就是好,没有任何的理由。

藏人的豪爽还体现在喝酒上,待客时每人扎啤三箱,把酒当茶饮,其间上几盘凉菜,一切尽在杯中。不认识没关系,畅开胸怀尽情地喝,喝着喝着,话多了交流多了就亲热起来。从晚餐可以喝到夜里十二点,再接着开始第二轮饮酒。兴起时来首藏歌,伴着优美的藏舞,气氛热烈得让人酒醉心也醉。第二次见面仿佛老伴侣了。从文饱含感情的叙说中,看得出他对藏族同胞充满了眷恋和分别时依依不舍之情。

文提到康巴汉子,我点点头,那是藏族男人的标志。银川作家杨银娣曾停留西藏四年,在那里遇到了自己的所爱,她按照亲身经历写成了小说《康巴汉子》,一直在网上热销,描述的是她心中爱的形像,也是豪爽粗犷的高原男人形像。

神圣的布达拉宫,虔诚的一步一叩者,当跪倒的双膝在沙砾上磨擦时,谁能怀疑佛不在他们心中呢。宗教是藏常识的重要组成局部,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,是传奇式人物,身为西藏的王,他写的诗歌却至情至性,像夜空的焰火,在黑暗中璀灿,“你见,或者不见我,我就在那里,不哀痛不喜;你念,或者不念我,情就在那里,不来不去;你爱,或者不爱我,爱就在那里,不增不减;”。身为活佛,却不被俗世的条规约束,他的情感自由奔放,在他的心中,有对人间爱的向往和追求,他那发自内心的呼喊成就了经典的诗歌,彰显着人性的本真,也说明佛在人间,他就是西藏的康巴汉子。

藏胞待客时端上一杯热热的酥油茶,喝一口稠得像油,有点难以下咽。不过,生活在那地方,如果不喝酥油茶,嘴唇马上干燥开裂,喝了酥油茶,嘴唇就变湿润了。习惯成自然,由不喜欢到喜欢,让人不知不觉中依赖上酥油茶,那确实是好东西。还有牦牛肉,文返回时给每个科室都送了几包,大家吃得津津有味。

蓝色的天空,洁白的云朵,碧蓝的湖水,再也没有比那儿更干净的地方。天蓝得不含有一丝杂质,唯有云朵才配依在他身边,还有高耸的雪山。空旷的草原上,羊群在缓缓移动,毛色不是白色是棕黄色,那温顺的样子更显出它们绵柔的习性。

早晨,当阳光洒下来的时候,身心都在渐渐地温暖。站在高原上,太阳就在头顶的不远处照耀着,那么大那么明媚,似乎要把所有的热量都彻底地降下来,雪山再厚再多都没关系。走在山水之间,方圆几十里很少看到人影,狠狠吸一口混着野花香味清新的空气,再撒野地吼上几嗓子,让声音在群山之间回荡,扩胸扩肺,那绝对是身心在大自然中被淘洗后酣畅淋漓的享受。

立秋前夜来场雪,早起面临的是一个雪国,就像接到圣诞老人礼物那样高兴,不妨和雪来个亲吻,抓一把在手心上,虽冰得惊手,却希翼它永远不融化。雪山静立,阳光明晃晃地射下来,在雪上泛出晶莹的光泽。午后放睛,雪化成水珠滴落在草地上,路边的野花正鲜艳地开放,欣喜中会敬畏在严寒中灿烂的生命。

八九月份油菜花满山遍野,夺目的金黄色让人怦然心动,这本是三四月里的人间美景,却跨过好几个月,跑到几千里之外高原上亮丽,油菜花那是倾其所有地开放啊。万物皆有灵,那时感觉面对的不是普通的菜花,而是一群下凡的仙女,在这块漂亮的大地上,好奇地叽叽喳喳议论人间,眼前晃动的仿佛是一张张迷人的笑脸。

我不能像文那样身临其境地接近那片天地,当文将这一切美景如画地呈现在我的电脑桌面上时,我还是惊叹不停。

藏人的快乐值最高,他们懂得享受生活。如果今天赚了钱,第一想着的是怎么去消费取乐,决不会首先将钱存进银行,他们不会为钱活得累,更不会为利益分分计较,头脑中淡化了钱的概念,自然就活得洒脱。他们缺少健康认识,不受健康因素的制约,生活随性随意,加上高原气候的原因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,寿命也不是很长。但活着的每一天,他们是快乐开心的,这就足够了。

与这样一群藏人为伍,无疑是幸运的。那些援藏同志心情肯定是愉快的,但生活条件是艰苦的,向援藏的同事致敬!西藏,身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医疗卫生监督科    鲁桂明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